繁体版 简体版
书尊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在书里emo > 第189章 换词而已啦~

霍雨浩并没有在说什么,毕竟这明显就是舞桐在死鸭子嘴硬罢了,硬要说的话把她惹恼了自己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看,那几颗星星像不像北斗啊?”唐舞桐突然指着一处天空说道。

“什么是北斗啊?”霍雨浩迷茫的问道,同时看向舞桐指的方向,在他眼中那里不过是寻常的繁星罢了。

“你看,咱们两个连······”

“我可以学啊。”霍雨浩大概猜出了舞桐接下来的话,于是赶忙说道。

“学?你怎么学啊?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你行吗?”唐舞桐随口背了首千古名句,就是单纯的刁难霍雨浩的,谁让他是如此贪心的呢?既想要人还想要心,明明早就说过了啊。

“这个好像跟星星没什么关系吧?”霍雨浩也感觉到这不是她想出来的,但是既然她这么说了,自己倒是也可以试试?“而且你又是怎么评判高下的啊?”

“哈哈,你还真的打算试试?真是,唉~行了,你个理科男是不懂文艺的内涵的。”唐舞桐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故意的刁难别人不是自己的作风。

“这有什么内涵啊,初阳与白鹭同起,夏湖共碧天一色,不就是换词嘛,这个我还是会的。”霍雨浩看过她写的一些笔记,对于这些有所了解。

“什么碧天啊,碧霄不是更好吗?上穷碧落下黄泉,唉,算了算了,我emo了,你死一边去。”唐舞桐嘟着嘴说道,并把身子背对着霍雨浩。

“啊?什么是意某?”霍雨浩一下子迷惑了,不是这是什么东西?

霍雨浩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舞桐,虽然她那么说,但是霍雨浩要是会听他们俩怎么可能会走到今天呢?

“唉?你怎么哭了?”霍雨浩欺身而上,就看到挂着泪水的舞桐,目不聚焦的躺着。

“死一边去啊!”唐舞桐别过脸躲着霍雨浩的视线,同时生气的说道。

“是我说错话了吗?那你打我啊,你别哭了好吗?”霍雨浩揪心的说道,同时再次抱着舞桐,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动。

“跟你没什么关系。”唐舞桐冷静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怀抱中就很安心。

“自己犯贱了,这里多好啊,有吃有穿的,什么也不用做,我想干嘛就干嘛。”唐舞桐自嘲的说道。

霍雨浩没有说话,就只是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抱着舞桐,毕竟这些事情他也是无能为力的,他能做的就是听着舞桐的唠叨吧。

不一会明月就凌空在上,夜色也愈发浓厚了。

“以及这个点了吗?”唐舞桐瞥见如今的月亮,才突然回过神来,此时怕是已经午夜了。

“没事,我陪你。”霍雨浩温柔的说道。

“你,你,啊啊啊,你为什么不说我两句啊,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直接踹开了!”唐舞桐发癫的说道,毕竟他这个样子,自己······

“哼~你就老老实实地当我的老婆大人吧~”霍雨浩闻言调笑的说道,把之前怀念思乡的氛围一下子破坏的一干二净。

“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你的星洛吧,强扭的瓜不甜的,而且啊选择一个不喜欢你的人,除了喜欢你什么都得不到,而选择一个喜欢你的人,除了不喜欢外,什么都可以很好。”唐舞桐认真的劝道。

“是啊,那你选择我吧!”霍雨浩直接现学现用,按照她的话说道。

“我是说你啊!不要把这个擅自套到我的身上。”唐舞桐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你不是说过道理都是同用的吗?你肯定也是适的,不是吗?”霍雨浩开始悄咪咪的埋坑了,就等着舞桐踏进去。

“是的,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果你不喜欢我,那你就应该选我,如果你喜欢我,那咱们是双向奔赴,更应该在一起。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应该选我。”霍雨浩直接一个二难推理堵住了唐舞桐的嘴。

“你说呢?”头一次把舞桐堵住的霍雨浩并没有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反而温柔的问道。

“我管你呢,反正我的底线已经说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舞桐别过头,避开了霍雨浩的视线然后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真是平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躲开视线呢?

“那你叫声老公听听?”霍雨浩央求道。

“你别太过分啊!”唐舞桐不满的说道。

“这个又不在你的底线······”

“老,老,老公,行了吧。”唐舞桐纠结了一会才磕磕绊绊、声音微不可察的说道。

“好好,老公带你去洞房喽~”霍雨浩开心的说道,同时一把抱起舞桐,就离开了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唐舞桐感觉自己似乎被架到了火上,热浪一波波的传来,整个身体似乎都要化了。

“嗯哼~不要~”昏睡中的唐舞桐喃喃自语的说道,顿时把一边抱着舞桐修炼的霍雨浩惊醒了,毕竟她可以“挂机”修炼,霍雨浩可没这本事。

‘这是说梦话了?’

好奇的霍雨浩不由的又贴近了几分,听着舞桐软绵绵的喃喃自语,看着舞桐一副小憨憨的睡态,霍雨浩感觉心田似乎被什么触动了。

“好热,雨浩,救命~”

‘嗯?这是在叫我?哈哈······’

霍雨浩听到这里,立马运起自己的魂力,毕竟自己可是极致之冰,区区降温这不是小菜一碟吗!

随着体温的下降,小霍雨浩也平静了下来,这个时候舞桐也不由自主的抱了过来。

虽然舞桐现在是和衣而眠,但是这么一折腾衣服顿时滑落了,而且她还夹起了自己的一条腿······

‘这是把自己当抱枕了吗?’

霍雨浩抱着像白云一般的舞桐,哪怕是上好的暖玉也比不过舞桐的皮肤,揽着舞桐的霍雨浩自然又开始了心猿意马,有些难以静下心来修炼。

“嗯哼~”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的霍雨浩顿时不敢乱动了,下面顿时挺了起来,他的耳边也似乎冒出来了一善一恶两个雨浩。

“怕什么!舞桐喜欢自己,你看她的梦话都是你,天赐良机啊!”

“不可以!你已经答应舞桐了,绝对不可以这么做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