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书尊网 > 其他 > 火影:这个鸣人不圣母 > 第30章 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

“小九,开始啦。”鸣人平和说道。

九喇嘛知道鸣人的打算后,乖乖配合,一脸兴奋地向后挪动一下自己庞大的身躯,老老实实站在封印牢笼的后面。

当鸣人一下子撕下封印符的时候,身穿御神服的波风水门,嗖的一声出来制止鸣人。

在当年九尾动乱之夜中,水门牺牲自己一家人来保护木叶村,将强大的九尾力量分为一半,然后封印在自己和鸣人身上。

为了保护鸣人,临死前心思缜密的水门将他自己和玖辛奈的查克拉注入到鸣人的体内。

一旦出现九尾查克拉大量溢出或者鸣人受九尾蛊惑撕下封印符的情况下,他和玖辛奈就会出现,最后一次保护鸣人。

同时让水门和玖辛奈再次看到自己的好儿子。

只是水门没有想到鸣人竟然这么早就撕下维持封印牢笼的封印符。

其实鸣人现在撕下封印符的一个目的是为了解放九喇嘛,获得它部分的力量,另外一个目的是鸣人打算见见他的父母。

于是温暖阳光的水门温柔地对鸣人说:“鸣人,你现在还小,暂时还不可以放九尾出来。”

“九尾的力量太强大了,你目前根本控制不了。”

水门见鸣人没有丝毫的反应,水门只好接着转身,指指御神服后面四代火影的四个大字,补充说道。

“鸣人,我是你的爸爸,同时是木叶的四代火影。”

鸣人看着宛如小太阳的波风水门,他眼角顿时渗出了几滴晶莹的泪水。

穿越鸣人虽然是来自异世界的灵魂,但他这副身体却是水门和玖辛奈爱的结晶,所以他还是视水门和玖辛奈为他在这个世界的父母。

加上鸣人上一世对波风水门和玖辛奈很有好感。

波风水门是木叶的英雄,却不是一个好爸爸。

鸣人穿越过来的时候,无能为力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在他面前死去。

“鸣人,不要挑食,要好好吃饱,要好好长大…”

鸣人现在还记得水门和玖辛奈临终前的嘱托。

曾经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鸣人很痛。

现在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却让鸣人很温暖。

鸣人抹干自己的眼泪,掷地有声说道:“放心,爸爸,九喇嘛已经告诉我当年的真相。”

“我知道当年的罪魁祸首是面具男,不是九喇嘛。”

“对啦,爸爸,九尾的名字是九喇嘛,现在的小九是我头号小弟。”

“我相信小九是不会背叛我这个大哥的。”

说完,鸣人对着九喇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九喇嘛表示鸣人你这个小恶魔不要对它微笑,你每次微笑,它总会想起自己被捆绑的一个月,那生不如死的一个月。

爱惜狐狸命的九喇嘛捂住胸口,无比真诚同时胡说八道:“鸣人大哥的高风亮节,高瞻远瞩,高高在上让小九我深深佩服。”

“小九我永远是鸣人大哥的头号小弟,鸣人大哥让我去东,小九我绝不去西。”

“鸣人大哥让我去西,我绝不去东。”

一脸天然呆的水门看着成为九喇嘛大哥的鸣人,看着一人一狐在极力表演什么是口是心非,什么是恬不知耻。

在水门cpu快要干翻的时候。

锵锵锵!

“九尾,你是不是活腻了?”

“你竟敢私自跑出来。”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一头红色长发往上冲的玖辛奈气冲冲甩出8条金刚锁链,将九喇嘛再次捆得严严实实。

九喇嘛内心表示,它这个最强尾兽在这不讲武德的一家三口面前活得无比憋屈,活得唯唯诺诺。

它无比怀念六道仙人这个老头子,当年呆萌的它可是六道仙人的最爱。

想当年,六道仙人打算将十尾像蛋糕一样分出去,主持分蛋糕的自然是最受宠爱的九喇嘛。

精通九九乘法表的九喇嘛表示no problem。

“一尾一份,我一份。”

“二尾一份,我一份。”

“三尾一份,我一份。”

“七尾一份,我一份。”

“剩下八尾一大份,我一大份。”

不负众望的九喇嘛将十尾这个大蛋糕瓜分完毕,所有天真的,没有幼儿园文凭的尾兽都表示九喇嘛分得很合理。

分家完毕的各位兄弟姐妹们分散在各地,占山为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时不时聚在一起嗨皮,联络感情。

直到有一天,大聪明一尾守鹤拿着它函授幼儿园文凭,气势汹汹向九喇嘛讨要说法。

九喇嘛只好用九十寸不烂之舌糊弄了事。

不过守鹤这个大脑袋不讲武德,带剩下的兄弟姐妹去读函授幼儿园,顺便收取回扣。

于是学成归来,8个函授幼儿园文凭的尾兽一起找九喇嘛讨要说法。

被围攻的九喇嘛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从此九喇嘛和守鹤结下梁子。

没过几百年安生日子,九喇嘛这个恶棍遇上更不讲武德的鸣人一家人。

“玖辛奈。”

“你要冷静,你要控制自己。”

“现在的九尾是我们儿子的小弟…”

水门只能先上前拦阻玖辛奈,并将鸣人和九喇嘛之前的鬼话转述一次。

见玖辛奈还在犹豫不决,鸣人表示需要给九喇嘛这个小弟一次久违的以理服人。

他立即爆发出阿修罗仙人体骇人的查克拉威势,并使出金刚封锁和明神门。

16条金刚锁链加层层叠叠的明神门让本来已经被8条金刚锁链捆绑的九喇嘛欲哭无泪。

无奈的它挣扎说道:“鸣人大哥,我是小九啊。”

鸣人玩味说道:“小九,我不当大哥已经很多年。”

“劳烦你配合一下,让我找回当大哥的感觉。

要不是强烈的溺水感,九喇嘛可能就信了鸣人的鬼话连篇。

现在九喇嘛只能含泪说道:“鸣人大哥,你辛苦了。”

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水门和玖辛奈感到十分欣慰和极度震惊。

虽然鸣人和九喇嘛一人一狐心口不一,但是水门两人知道鸣人这个好大儿绝对不是好好先生,甚至有点恶趣味。

他们相信这样的鸣人绝对有能力控制九喇嘛,让它乖乖听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